• 中國武術諺語之眼法

    2018-08-08 15:32:02 作者:admin 來源:古武網

    武術
     

        心為主帥眼是先鋒

        心主神明,運用武術要從容不迫,心沉志穩。如果精神緊張、就會導致氣浮心燥,燥火上升沖亂神明,六神無主,臟腑不和,噓噓發喘,耐力下降,不戰自破。

        無論攻守進退,舉手投足,均賴眼明察敵方之意向。如,左肩偏必發右腿.右手揚必發左拳;彼注左防其攻左;張口之拳其勁必松.閉口之拳勁必足;左腿在前,防其后足;后足既來,備其再攻.

        豹眼環視,眾物盡收眼底.可定攻守之策略。故眼為百拳之綱.為攻守之測度、為勝敵之要旨。故又云:“拳技以眼為尊”

        視力和視線稱為眼神,與精神活動有關。在平時及練拳時更應注重養,如《三國演義》中說蜀國大將關云長二目常半合,就是這樣,若無緣無故的“炯炯有神”,會耗血傷肝,降低眼力,于技擊、養生均不利。眼神應象電閃,一閃而驚人;又應象手電簡,該照時照一下。也就夠了。

        眼觀六路,耳聽八方

        六路,一般指上下、前后、左右:八方指東、西、南、北、東南、東北、西南、西北八個方位。武術中將東西南北稱為四正,將東南、東北、西南、西北稱為四隅。

        眼觀六路,耳聽八方是泛指,它要求武者在技擊中要耳聰目明,四面八方.洞察無遺,把握全局,不顧此失彼。從而做到以靜制動,以柔克剛,攻守互救,散打有方。

        “耳聽八方”通過聽聲音,可辨別對方的動靜、選近和方位,故耳有“聽官”之謂。耳的聽覺非常重要,這是因為,當技擊達到“只以神遇不以目視”的高深水平時,眼睛的作用就不特別突出了.這時耳的功用就不同尋常了。神遇即憑精神感覺感應而動的現象。

        提高耳的聽覺能力有兩個方面:一是增強對腎功能的鍛煉,如靜夜用線懸掛起古錢。在腦后搖擺,聽其聲,可提高聽覺的靈敏和準確度。并有鳴天鼓、轉腰、氣功、節欲等輔助練法。耳的聽覺功能.依賴于腎的精氣的充養。腎有藏精的功能,腎的精氣充足,聽覺才能靈敏。故《靈樞·脈度篇》說:“腎氣通于耳,腎和則耳能聞五音矣”如果腎精不足,腎功能衰弱的人,會出現耳鳴,聽力便隨之減退。二是“上提玉樓”。玉樓,即耳后高骨,學名完骨。上提玉樓(頭頂項豎)有促使精氣還補于腦。并使耳膜得到滋養而增強聽覺力。

        手到眼到,手眼相隨

        這是對武術眼神的基本要求。主要眼法有“隨眼”。和“定眼”。隨眼是眼種要隨招法的變化而變化,特別要隨實招手法、腳法而變化。定眼是在靜勢亮相時,眼睛集中注視一點,并盡量注視遠方。這里的“手”也不一單指手.而是指人體各個能進攻防身的部位。

        拳論曰:“如欲殺敵,眼即注焉,眼光所射,手即至焉”,演練時必須頭眼一致,頭眼未對準目標,或頭對眼不對.眼對頭不對.都會影啊勁力的發放和拳路的色彩,勁是有目標的,眼不到,出拳則無目標,無目標則打空拳,不僅費力,還起不到拳的威力。眼神還是體察對方的關鍵。目測雙方即離,判斷對方所用拳術和戰略戰術。行拳走勢時眼神運用得當,會使拳術、器械的演練增加氣氛,顯示出“神氣貫往,氣勢飽滿,內外合一”、使手眼身法步更加協調.融為一體,給人以美、準、威、靈、穩的藝術享受。如果不懂得運用眼神或運用的不妙、武術“形神兼備”的特點就表現不出來.所演練的套路也就毫無生氣了。

        因此,眼不可養成縹緲斜觀,也不可上下左右亂視,或手不隨眼.眼不注手的毛病。而必須要凝神于目,手到眼到,手眼相隨。

        眼隨腰走,不離三條線

        這是戲劇界的經驗總結。意思是說做每個動作都是腰上使勁,全身的動作都是以腰為軸。轉頭的原動力是腰,眼須隨頭部的轉動而轉動、故謂“眼隨腰走”。眼睛向左、向右、向前看時,都須按一定的規矩轉動。即下巴不離左乳、右乳和胸口三條線,也就是說頭部轉動不能離開這三條線,否則就不會好看,自己也覺別扭。還須遵守“未曾動左先動右,是指不許指”,即不許直接用手指目標,要先看后指,有股含蓄勁,包含著美。比如,右手向外指,右肩應劃一小圈,換出右肘,腰上用勁,右手隨腰勁向左劃一弧線,兩眼注視將指目標,然后再以手指之。

        這句戲諺反映的美感及動作的基本原理,值得武術表演中借鑒和運用。可使武術表演時的表情更加細膩、姿式更加優美、動作更富于節奏感,進一步提高武藝的美學價值,使觀眾賞心悅目。獲得美的滋潤。

        眸子練得精,制敵占上風

        眼睛是觀察對方的關鍵,即“其機在目,敵情預曉”,這樣可做到:“敵前我后,敵左我右,先縮身,后長身,擊敵于丈外。”在交手中、利用直視和余光準確地目測雙方距離,判斷對方所用的拳法和戰術;并通過眼睛得到的情報分析對手性格規律和情緒變化,從而有效地進攻和防御。在以單對眾的搏斗中,眼法尤為重要。

        威嚴銳利的目光,往往能給對方心理上造成緊張和恐俱,使其技術不能正常發揮。這就獲得了心理上的主動權。同時用眼神有意識地晃動做假動作,也可造成對手的判斷錯誤。

        有些人平素練拳眼神挺亮,一旦實戰,總覺眼神不夠用,手忙腳亂,顧東丟西,喪失戰機,這是眼功太差的緣故,應進行專門的眼功練習。有些武木家,一交手目即圓起,中透金光,炯炯有神,可長時間不眨;或不動聲色,出招發勁之際,挑眉瞪眼,威肅殺,冷人膽寒,顯示了功夫的精湛深厚。

        進攻和防御過程中,必須以目先注,審視對方的動靜、招術,最忌閉睛合目。眼睛只能利用戰機間隙迅速進行生理保護性—“眨眼”的休息。在攻防關鍵時刻,有些人常因本能反應和恐懼心理,不自覺地扭頭閉眼。雖只一瞬,不僅會貽誤戰機,還會搞不清對手的真實戰術意圖,在反應上相對產生遲滯和被動,必被高手所乘。因此,眼神必須練到迅疾明快,給敵一股寒意。

        各家眼法有所不同,如:關中派眼注對方肩窩;洛派眼視敵之胸襠;北派視敵手尖或持器物之端;川、黔、湘、楚等境,眼光注射敵之眼光。其各有精妙自得之處。

        傳統眼功練法很多。有蹬月亮、盯清泉、數樹葉、擊眼功、流星球、懸棉球、吊古錢、夜視香火,左右、十字晃眼和旋眼,射箭,以及樁功眼法等。樁功眼法以平視為主,即“眼平則意正”。但在注視遠處時,兩眼要稍微下視,以免下頦上翹和喉頭露出。還有影象法(即看清目標后,閉眼存想)、開合法(即吸氣睜眼,呼氣時閉眼.反之亦可)、養神法(二目微合,含光蓄神)等。少林武術以打梅花銅柱練習眼功。梅花銅柱是用六根捅粗,長三米多的銅筒,豎起圍成直徑五米的圓圈,在內練刀、槍、劍、棍、繩鞭、流星等器械,鍛煉手、眼、身的協調性,特別是眼的敏銳準確性。練時器械不得觸樁身,只許有器械揮舞之聲和銅樁被吹的“轟轟”響。

        這些方法可使眼球、眼瞼、眼肌和視神經,得到全面鍛煉。既能得到武術所需的神眼力,又有助于增強視力。對青少年近視、遠視及老年人的視力衰退、風淚眼、近遠視等有較好的防治作用。

    北京pk10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