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中國武術諺語之戰略

    2018-08-08 15:28:08 作者:admin 來源:古武網

    武術


        形入而我無形

        形指采取各種武術的任何形跡和破綻現象。形入,使對方暴露這種武術形跡和破綻。我無形,即我方不暴露這種形跡和破綻。

        如何做到這一點呢了首先用示形的方法欺騙敵手,誘使其暴露戰術企圖.而自己不露直實形跡,使對方捉摸不定,敵人捉摸不透我。就要處處掘溝筑壘,其越小心防備,力量就越分散,智謀就越受限制。二是要調動對方而不被對方所調動,這就獲得了控制對方的主動權,始能打擊對手,壓倒對手,贏得勝利。這是技擊中原則性與靈活性相統一的最高體現和要求。

        總之,必須熟悉人我雙方的全部情況,找出對方行動規律,即能對對方的行為了如指掌。在交手中依照對方行動、機動應變、挑動對方,以了解其反應策略、動靜規律、技術強弱;對有意退卻,須防其進攻;對進退自如者,應謹慎對待.宜尋其短,用己長,伺機出手。同時使我方行動不為對手所理解,從而達到“人不知我,我獨知人”的水平。示形誘敵的方法運用到極妙的境地,就看不到形跡,找不出破綻,就可以隨心所欲,攻敵所不守,擊敵所不意,搗敵所難守,攻則必勝。故云:攻以知彼為先,守以知己為本。

        知己知彼,百戰百勝

        語本《孫子,謀攻篇》:“知彼知己者,百戰不殆;不知彼而知己,一勝一負,不知彼,不知己,每戰必殆”毛澤東同志說:“中國古代大軍事家孫武子書上“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”這句話,是包括學習和使用兩個階段而說的,包括認識客觀實際中的發展規律,并按照這些規律去決定自己行動克服當前敵人而說的,我們不要看輕這句話。”《毛澤東選集》一卷一七五頁《老子·三十三章》也說:“知人者智,百知者明,勝人者有力,自勝者強”。這些都說明“知己知彼”蘊涵著散打經驗的廣度和深度。所謂廣度.指對各種拳路見多識廣;所謂深度,即了解各種拳法的優和劣:以及對對手的了解,如身材的高大、矯小;長于用掌或用腿;善攻還是善守等等。雖然“知己容易知彼難”.但只有知其長,才能避其銳,知其短,才能攻其虛;以己之長,襲敵之短方可勝。所以說:知己知彼皆須知,一方不知也會失;逢敵能辨行家手,何愁勝利不此時。

        攻其不備,出其不意

        語出《孫子·計篇》。毛澤東同志說“什么是不意?就是無準備。優勢而無準備,不是真正地優勢,也沒有主動。懂得這一點,劣勢而有準備之軍,常可對敵舉行不意的攻勢,把優勢打敗。”《毛澤東選集》第二卷四八一頁)。也就是說搏擊時,要在對方戒備松懈的狀態下實施攻擊,在對方意想不到的情況下采取行動,這就是技擊取勝的奧妙。

        中土常守,剛柔如意

        前進后退左顧右盼中定,五行也。按五行歸類,中定屬土,位居中央。中定即中土,乃中心之意。中心:一指人體中心線,指人體中心部位腰腹(命門),中心如門軸,全身如門扇,軸動扇皆動。三指內勁由命門發出。“中土常守”即指守住中心、運用中心,端正中心線、穩定中心部位,不失中氣、不失中力、不失中神,勁由中心發,以及中心與重心的協調。無論是行功走架,還是進退攻守,中土都不能離位。只有中土不離,兩足才有根基,重心才有依托,身體方能協調平衡;否則,守不固,攻無勁,這是要言。

        在搏斗中必須守護住自己的中線,防敵內侵;同時要著力敵之中線,以實現打擊效果。

        “中土常守”還指身法常處于中定之勢.守我之靜.御人之動。多動者消耗能量,多靜者節省能量,這就象自行車,中長跑比賽一樣,凡尾隨的人可節省14至13的體力。武術竟技亦同此.能隨人而動,就可人大節省體力、蓄積后勁。諺謂“先動消體力,尾隨長后勁”

        先退后進,蓄勢察敵

        “聰明的拳師往往退讓一步,而蠢人則其勢兇兇,劈頭就使出全副本領,結果住往被退讓者打倒”。退是為了更好的進攻.退可以改變敵我雙方的態勢,使不利我的因素,變為有利因素,退可以誘敵深入我之埋伏圈,退可以察敵攻,守之法度,退可以驕敵之心.亂敵之志,我則乘機出手矣。

        以遇為直,后發先至

        《誠齋易傳》中說:“左次乃舍之謂也....蓋善師者不必戰,以守為戰,亦戰也;善戰者不必進,以退為進,亦進也”。《毛澤東選集》第一卷中講:“楚漢之戰、新漢昆陽之戰、吳蜀彝陵之戰、秦晉淝水之戰等等有名的大戰,都是雙方強弱不同,弱者先讓一步,后發制人,因而戰勝的。”這些戰爭中的原則對散打格斗具有很大的借鑒作用。

        交手中后撤躲閃不是被動退防,而是固守待進,對敵察顏觀色,知己知彼。一旦時機成熟,當對手動機暴露,出現破綻時;立即以我為主,疾速進擊,咄咄逼人,殺他個回馬槍,無不勝也。

        以一當十,以十當一

        語見《史記·項羽本紀》。《毛澤東選集》第一卷中說:

        “我們的戰略是‘以一當十’,我們的戰術是‘以十當一’這是我們制勝敵人的根本法則之一。”這也是武術技擊的戰略戰術。以一當十則勇猛頑強,氣吞萬里,以十當一則以絕對優勢的技術,克敵制勝。

        以我為主,攻防得宜

        技擊時應施以自己日常練習的方法,不應受人影響,輕易放棄自己所熟練的技術,而變換不熟練的技術,即以己之長才能與人抗衡。還須攻中補守,守中補攻,如“程咬金三板斧”,頭一斧頭為攻手,后兩斧為補手。就是要補益自己,耗損對方,才能越戰越強,這又叫作“因人自補,自立不敗”。

        強外攻內,聲東擊西

        “聲東擊西”語本《通典.兵典六》(唐朝杜佑):“聲音其東,其實擊西。”聲東擊西,是造成敵人錯覺之一法。這是兵家常用、熟知的方法,散打中亦是這樣。引上打下,示左擊右,忽東忽西,且階即離,一正一奇,一明一暗,奇正互根;不攻而示之以攻,欲攻而示之以不攻;形似必然而不然,膝似不然而必然;似為而不為,似不可為而為之;欲重擊而示之毫不介意。此假動作給對方造成剎那間的錯覺,我恰因勢而用招。沾上有,碰上發,我意占先去打他。如武松醉打蔣門神,所用的玉環步、鴛鴦腳正是此術。

        要成功運用這一方法,就要使敵不知我的底細,并靈活采用,絕不可生搬硬套。

        避銳擊情,以逸待勞

        語本《孫子·軍爭篇》:“避其銳氣,擊其惰歸,此治氣者也。”接著又說:“以近待遠,以逸待勞,以飽待饑,此治力者也。”意思是善于用兵的人,要避開來敵的銳氣,待敵方士氣消沉沮喪,兵力疲勞的時刻,乘機發動攻勢。這里的“待”,不是守株待兔,傻呆呆地等待戰機,而是避實就虛地積極調動對手,創造戰機。武術散手正是這樣。

        三十六計,走為上計

        在不利的形勢下,勉強支撐就會充滿危抓,而退卻可以轉敗為勝,故稱為走為上策。

        后退并不是消極地逃跑,后退可以改變敵我雙方的力量對比,引出敵方的破綻,為反擊提供條件。《斯巴達克思》一書中載有:淪為偉斗士的斯巴達克思,在一次團伙角斗中,伙伴們都倒下去了.而對方還剩三個人。斯巴達克思的斗技雖然超眾,但在三個強手的聯袂進攻下,難于招架,險象環生。突然他急中生智,冷不丁抽身奔跑,三個對手則緊追不舍,因每人跑速不同,四人之間逐漸拉開了距離。斯巴達克思乘機打倒了第一個追上來的對手,接著又打倒了第二個、第三個。取勝的原因在于,他把一場一對三的劣勢險局,變成了三場一對一的優勢活局,取得了各個擊破.以少勝多的結局。

        格斗的法則是“打得贏就打,打不贏就走”。但這里還有怎樣走和能否走得脫的問題。

    北京pk10导航